媒体关注 MediaAttention

非遗兴乡 大有可为——2020年“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大巡游”圆满收官


9月22日至10月1日,由绍兴市文广旅游局主办,绍兴市非遗中心、各区县(市)文广旅游局、各区县(市)当地乡镇政府承办的2020年“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大巡游”先后在越城区、上虞区、新昌县、嵊州市、诸暨市、柯桥区举行。10月13日,《绍兴日报》整版刊发《非遗兴乡 大有可为——2020年“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大巡游”圆满收官》。






非遗兴乡 大有可为

2020年“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大巡游”圆满收官



记者 汤桂平 文

黄霄 朱江峰 俞伟勇 等摄影




金秋时节,乡村处处洋溢丰收的喜悦。在刚刚结束的中秋国庆长假期间,2020年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大巡游(柯桥站)在漓渚镇九板桥村举行。现场,锣鼓喧天,人流如织,一个个非遗项目轮番巡展,浓浓的节日气氛让这个千年古村焕发出新的魅力。


九板桥村的热闹仅仅是我市启动的非遗兴乡大巡游活动的一个缩影,这是今年我市乡村振兴发展的一个有力抓手。为大力弘扬优秀绍兴非遗,凸显非遗在美丽乡村建设中的地位和价值,提升广大村民对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知度和参与度,营造“人人参与非遗保护传承”的氛围,一场场非遗巡游活动在全市各地乡村精彩展示。“让非遗‘见人见物见生活’,推动文旅融合发展,促进乡村旅游发展。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在乡村振兴中大有可为。”绍兴市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市文广旅游局局长何俊杰说。



走进乡村 非遗“活”起来


龙飞狮舞,花香缭绕。非遗助力乡村振兴,这个金秋,由绍兴市文广旅游局主办的“2020年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大巡游”活动在全市各地乡村拉开序幕。


柯桥区漓渚镇九板桥村,颇具当地特色的货担队巡游队伍。


10月1日国庆、中秋双节同庆,一面“非遗大巡游”的主旗迎风招展,15面分别代表漓渚镇、花香漓渚田园综合体和13个村(社)的古风旗帜紧随其后,吹打队、舞龙舞狮队、罗汉班队等19支巡游表演队伍游走在九板桥村古道和绍兴花市。这是柯桥站非遗兴乡巡游启动的一幕。活动中,代表着各种非遗项目的巡游队一边表演,一边展示,犹如长龙蜿蜒,声势宏大,吸引了众多群众和游客的目光。另一边,花市内的“非遗活态展示馆”同样热闹非凡,游客和群众沉浸其中,一边欣赏,一边体验,在了解非遗文化传承的同时,也充分感受着漓渚独特的风土人情。


抖狮、吹打、高跷等各种记忆里的非遗民俗表演,鲜活地呈现在眼前。


非遗走进乡村,用现代人独特的方式讲述传统与经典。首站巡游点越城区孙端街道鲁迅外婆家安桥头村,黄泽镇白泥坎民乐队带来的“嵊州吹打”时不时迎来阵阵掌声。嵊州吹打白泥坎民乐队从诞生至今,已有百余年历史,2006年,“嵊州吹打”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9月22日的表演现场,白泥坎民乐队通过一曲《秋收》演绎,演奏出一场稻浪滚滚、水车欢唱、五谷丰登、六畜兴旺等农家喜庆丰收的欢乐景象。诸暨草塔抖狮子,2014年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这一项将体育、杂技与木偶技巧有机结合的表演娱乐项目源于清朝。在各场“巡游”活动中,彩狮舞动,抖、调、腾、扑,各种姿态分外吸睛,它的到来无疑给现场增添了喜庆气氛。


上虞区岭南乡东澄村的非遗巡游队伍。


上虞岭南乡东澄村,上虞吹打、小越蚌舞、桌凳农具花、曹娥形意拳等12支非遗队伍依次巡游,场面壮观,盛况空前;新昌沙溪镇董村村,新昌传统吹打、舞狮、舞龙、南洲叠罗汉、秋千船、新昌调腔等新昌非遗项目轮番上场;嵊州市金庭镇华堂村有民俗气息浓郁的目连戏“哑背疯”,有活灵活现的金猴队……喧闹的锣鼓声伴随一路欢声笑语,许多游客市民在观看时,纷纷拿出手机拍照摄像。与此同时,巡游沿途的非遗集市同样人流如潮。绍兴臭豆腐、道墟蒸羊肉、扯白糖,戏剧脸谱、棕编、面塑、花雕、剪纸,嵊州角雕、核雕、紫砂烧制技艺,近百种绍兴非遗美食、非遗工艺,让游客在感受非遗活态魅力的同时还能大饱口福。“这些都是小时候最常见的,但很多都濒临失传了。”76岁的村民李汉民不禁感慨,这样一场赏游活动勾起了他的回忆,它凸显了乡村文化的魅力,让人看了很过瘾。



文化赋能 乡村“兴”起来


越城区“非遗兴乡大巡游”现场,安桥头上围观的群众欢呼雀跃,挤得桥上桥下水泄不通。当天傍晚,短短几个小时,安桥头村的观众和游客在1万人次以上,寂静已久的小村庄人声鼎沸。


9月22日,2020年“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大巡游”首站在越城区启动。


孙端街道安桥头村的喜人变化,得益于非遗兴乡活动的开展。而这并非个例。去年以来,绍兴市文广旅游局通过创办“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大巡游”活动,使绍兴传统文化的转化创新和文旅融合有了新的着力点,成为我市乡村和非遗景区对外彰显文化特色的重要标签。


助力美好生活,非遗价值最大程度得以彰显,越来越多的非遗正在改变现代人的生活。在上虞“巡游”活动中,非遗集市上郭记祖传的“夹塘大糕”摊前,顾客排起长龙。上虞丰惠镇夹塘村的郭志根师傅是夹塘大糕制作技艺的传承人,不久前被评为绍兴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。郭师傅祖辈、父辈用过的古色模具,他都一一珍藏。夹塘大糕又叫作印糕,百年老店滋味传承,背后是几代人的坚守,郭志根是传统大糕制作技艺手艺人,更是“守艺人”。正是这道手艺,每一次非遗展示,“夹塘大糕”都顾客盈门。黄酒酿制技艺省级非遗传承人陈宝良专注于酿酒近40年,但在各种非遗“下乡”活动中,他俨然成了一名“销售员”——向他买酒的粉丝一波接一波。以自己的姓名命名与打造一个黄酒品牌,如今“陈宝良”黄酒不仅流行于乡间,还远销上海南京路步行街……


越城区孙端街道安桥头村,非遗夜市上,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现场展示扯白糖技艺。


尝到甜头的,不仅是那些非遗传承人。非遗赋能,乡村的泥土也更芬芳。诸暨应店街镇仕坂坞村的于真真在家带孩子,还接了竹编、布艺等手工活,每个月收入有好几千元。“诸暨技忆-非遗乡村扶贫”项目聚焦留守妇女问题,为五泄镇、应店街镇、同山镇等乡镇农村留守妇女服务,组织她们参观各类博物馆、珍珠串缀、麦秆编织、竹编、棕编、传统布艺,开展草木染技术、艺术设计、电商技能培训和非遗流动博物馆(集市)等活动,解决了不少像于真真这样的农村留守妇女的实际困难。“用非遗艺术带动百姓富起来,提高其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平,增强其创业就业能力。”诸暨市非遗中心有关人士说。


新昌县沙溪镇董村村,叠罗汉、秋千船等非遗项目展示,让游客目不暇接。


在浓郁的“非遗”氛围中古老的村落再度流光溢彩,彰显我市乡村振兴中“非遗+旅游”的有益尝试。今年“十一”假期,游客在新昌县东茗乡后岱山村“一房难求”,就是生动的例子。去年5月,一场“非遗兴乡大巡游”在这里启动,白泥坎吹打、南洲叠罗汉、崇仁大头荷、拔茅舞龙、后岱山舞狮等已有几百年历史的非遗项目轮番上演,一时间让这个古老的村庄名声大噪,春饼、小京生、红糖糯米糕等新昌传统美食令游客们赞不绝口。而这些非遗元素,也由此成为节假日游客在后岱山村游玩的“礼遇”。上虞岭南乡东澄村是我市首批民俗文化村之一,是覆卮山核心景区富有特色的非遗景区。这个曾被提名中国最美古村的美丽乡村,在今年“十一”长假也是“出尽风头”。“又有好吃的,又有好玩的,吸引不少游客慕名而来。”岭南乡相关负责人说,以非遗活动和元素为载体,村里兴办的各家民宿成为人气王。留住更多的乡村记忆和色彩,接下来他们将对区域内的千年梯田做远景规划,进一步传承和挖掘非遗元素,为乡村旅游注入新活力。



星星之火  如何“火”起来


政府搭台,文化唱戏,反响强烈。“绍兴有戏——非遗兴乡”以星火燎原之势在全市兴起,这是我市非遗“进入市场、融入旅游、走入生活”的一条有效路径。


根据《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融合发展行动计划》,到2022年,全省将基本建立非遗保护与相关产业良性互动的融合发展格局,形成非遗特色产业集群,培育130家非遗旅游景区,推出10条非遗精品旅游线路,开发300项非遗旅游商品,打造30项非遗IP。



绍兴拥有丰富的非遗资源,其整体保护情况和做法在全国各地级市中也堪称典范。目前,全市共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24项,涉及8大类别,拥有浙江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86项,市级非遗代表性项目261项,认定非遗传承基地130多家,县级名录652项;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21人,省级代表性传承人109人,市级代表性传承人365人,县级代表性传承人451人;市级以上非遗传承基地160多家,县级非遗传承基地170家。另外有省级非遗传承基地、非遗旅游景区(非遗小镇、民俗文化村)等非遗特色项目和载体50余家。我市已建立起国家、省、市、县四级非遗名录、传承人、传承基地的保护体系,并不断对其充实和完善。在信息化时代,我市非遗保护中心还建设了非遗数据库,初步实现了非遗保护项目的数字化保存。


在乡村广袤的田野上,“非遗兴乡”之路还只是开始。“白泥坎吹打”省级非遗传承人魏喜明是吹打队队长,今年54岁的她从2012年开始接手发展与管理队伍。“吹打”队伍从原来的2个人,发展到现在20多人,作为传承人的魏喜明一直把它当作自己的事业。不过,“后继乏人”也是她最大的困惑。她的队伍中有村民、有教师,还有工厂职工,但大家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排练节目,凭着热情经营着“吹打队”。魏喜明说,这几年在对这项非遗的传承创新中,曲目创作推陈出新,也有新队员不断为队伍注入新鲜血液。不过,目前队伍演出都属公益性质,这么大的队伍全靠非遗的政策补贴运营,并非长久之计。


同样的尴尬也困扰着不少“守艺人”。在“非遗兴乡大巡游”非遗集市现场,上虞丰惠镇祝家庄英台故里的陈亚芬带着她的非遗项目——“麦果制作技艺”一直在现场吆喝。尽管陈亚芬扯着嗓子喊她的糕点是手工制作、不掺任何防腐剂,但产品塑料盒包装过于朴实,并没有吸引太多过往的游客。“要让非遗‘火’起来,需要讲好故事,弘扬价值,提升传承能力。”绍兴市文广旅游局非遗处处长梁智渊说,不少非遗项目的价值开发尚在摸索中,在内涵植入上缺乏“文化”创意和品牌意识,包装未免千篇一律,落入窠臼。


嵊州市金庭镇华堂村,非遗队伍巡游。


“文脉传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、传承、发展和弘扬。”何俊杰说,将非遗传承与乡村振兴和美丽乡村建设结合起来,绍兴还有更大的文章可做,我们要有这种文化自信。近年来,在乡村文化的保护传承中,我们一直关注活化当地非遗产品和非遗传播形式的理念创新,努力使农村观光游向深度体验游转变,不断推动乡村从主要“卖产品”向“卖风景”“卖文化”“卖体验”转变。接下来,通过多种渠道和手段对外推介、对内凝聚,让非遗从“活起来”到“火起来”,从而使非遗传播更有温度有质感,非遗融合发展的路子更多,“非遗兴乡”步子走得更快,进而激发人们传承保护非遗的自觉性。


绍兴日报